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平安是福 顾东的博客

买车买房买保险!投资储蓄信用卡!金融服务一账通!消费兑奖万里通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买车买房买保险!投资储蓄信用卡!金融服务一账通!消费兑奖万里通!来自平安!我是顾东!

网易考拉推荐

“少年姜太公”情海之“钓”  

2013-06-05 12:13:50|  分类: 个人成长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从小也很喜欢下象棋,只是 浅尝辄止 ,而后来赢过几盘没必要赢的棋之后,很少下了!
转一篇文章,也想起了打台球的 丁俊晖 ,   也想起传说中的西门吹雪,拔剑的传奇!
无苦不来钱,喜欢不觉累!


“少年姜太公”情海之“钓”
金羊网 2001-12-24 11:04:51
版权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不得转载或镜像,否则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
www.ycwb.com

许银川拿了多少个冠军?他已经数不清了。他深深地感激身边的四个人……

编 号: 193532    
摄影作者:   
文件名:dsg1c036.JPG  
文件大小:13K  
高 X 宽:207 X 150  
说明:dsg1c036.JPG  2001年,对于中国象棋界来说,是有重大意义的一年:由于英国财团介入,商业比赛的冠军奖金史无前例地提高到令人咋舌的水平:10万美金!等于80多万人民币!

  这就是所谓的“BGN世界象棋棋王挑战赛”。全世界32位象棋顶尖高手展开了“空前惨烈”的“华山论剑”,最后由广东25岁的著名棋手许银川拿走了10万美金的支票。许银川被中国象棋泰斗胡荣华称为“少年姜太公”。不过,此番“姜太公”钓到10万美金的“大鱼”的时候,心情是很不平静的……

  父子情

  许银川对记者说,他要感激的第一人是他的父亲。

  许银川读小学四年级的时候,写过一篇作文《我的父亲》,这篇作文在汕头市的小学作文竞赛中获得一等奖。作文写道:“我的父亲为了全家人的生活,白天带我找人下棋,晚上又要做印刷,常常做到三更半夜。我躺在床上,有时梦中醒来,听见父亲的咳嗽声,就彻夜难眠……”

  许银川全家共6口人,他有一个哥哥、一个姐姐和一个妹妹。父亲以做印刷为业。10多平方米的家又要住人,又要做家庭作坊,其窘迫的景象令人难以想象。许银川印象最深的是冬天的时候,天寒地冻,他和哥哥躺在狭小的床上,两个人为了抢被子,一个晚上地折腾,他总是觉得被子为什么那么短呢?脚一伸直,就冷得赶快缩回来。

  而在许银川父亲许侯的印象中,许银川是一个很懂事很聪明的孩子。他很小就看完了《隋唐演义》。他最喜欢做的事情,一个是听父亲讲故事,一个是看父亲和别人下棋。他3、4岁的时候,在父亲身边一站就是几个小时,这使有惠安棋王之称的许侯暗暗高兴。后来,许侯就带许银川走遍汕头、潮阳、陆丰几个市、县四处找人挑战。有一天,许侯父子俩来到陆丰一座寺庙,寺庙里有一座慈祥的观音菩萨像。6岁的许银川看得入了神,许侯就拍拍他的肩膀,他心领神会地跪在蒲团上,学大娘们的样子,双手合十,深深地拜了三拜……

  许侯心里不由得感叹:多么好的一个孩子啊!许侯难以忘记的还有一件事:因为家里穷,有时候连饭都吃不饱。有一天他带着许银川两兄弟上街,兄弟俩看见有个饺子馆,走过了还不断回头张望。许侯就回转身去,掏钱想买几个饺子给他俩解馋。但是,当他接过老板给他的饺子后,两兄弟早溜得没了影儿……

  许银川11岁进了广东省象棋队。令他颇为高兴的是,由于他在比赛中战绩彪柄,他可以“坐台”了:每个月在广州文化公园挂牌下两盘棋,在市二宫下一盘棋,每盘棋的“茶水费”是4元,他把钱都存起来,过年的时候全部拿回家。

  他的叔叔曾受许侯委托,到棋队看望他。

  那一天是周日,结果叔叔看见空荡荡的棋室里只有许银川在孤单地拆棋。叔叔回去后把情况告诉了许侯,许侯心疼了。但是,从惠安到广州10多元钱车费,他存了一年才存起来。父子俩见面时是多么快乐啊。他是那样清楚地记得和银川分手时的情景:他告诉银川,他要走了,回家了,银川顿时泪流满面。但他没有哭出来,因为棋队的十几个队友都望着他呢。棋室里一片鸦雀无声……

  许侯或许并不很清楚:许银川无比感激父亲带领他走上了职业棋手的道路,但他更感激的是,父亲三更半夜依然在劳作的背影———他对我说:“正是父亲的那一声声咳嗽,使我从小就暗下决心:一定要出人头地!让父母过上好日子!”   

  师徒情

  许银川第二个要感激的人,是有汕头棋王之称的章汉强,他拜的第一个师傅。许侯从让银川车马炮开始,很快就下到平手,他感到教银川已力不从心。他找到章汉强做银川师傅,章汉强第一次没答应,许侯第二趟又来了,要知道,从汕头到惠安有100多里的路,章汉强被感动了。他去到惠安,要看看银川配不配做他的徒弟。但最后打动章汉强的不是银川的棋,而是银川那篇得奖的作文。“愚子可教也!”他想。

  章汉强让银川住到自家一个闲置的小阁楼上。他给银川定了严格的规矩:每天早晨6点起床跑步,8点拆棋,下午下棋,主要是四处邀人挑战———这或许是民间的一种传统吧。

  师徒晨运时总是让一条白狗引路,白狗脖子上挂着铃铛,一边跑一边“叮铃铃”地响,清脆的铃声洒在了田间小路上,洒在了崎岖的山道上,留在了少年时代许银川深深的记忆之中……每天下午,师傅章汉强骑着自行车,车头上挂着个对局用的时钟,许银川就坐在自行车的尾座上,走街过巷,去拜访汕头市的“绿林好汉们”,他们都是当地的一流高手。对局下的是“彩棋”———10元一盘,在80年代中期这决非小数目。高手们都瞧不起许银川,一个“嘴上没毛”的小孩。他们说,跟你下一盘棋,我都要吸掉一包烟呢,烟钱谁付?许银川身无分文,章汉强当是“买下”许银川,输赢都是他的。结果呢,章汉强并没吃亏,许银川常常让他满意地哼着小曲回家去。

  汕头市最大名鼎鼎的是蔡玉光,他是广东棋王,曾拿过全省冠军。章汉强拉着许银川找上门去。“身份显赫”的蔡玉光不好拒绝,但说下彩棋又说不出口,只好和章汉强约定:谁输了谁请客吃饭。

  蔡玉光万万没想到,这盘棋从下午3点下到了深夜12点!昏黄的灯光下,他的脸变得苍白了。三个棋痴,两大一小,三个脑袋都埋到了棋盘上,蔡玉光有时抬起头来,正迎上许银川瞥过来神情自若的目光,一霎那间,他觉得有点恼羞成怒……

  最让他没脸面的是,章汉强这时以一种深表同情的口吻对他说:“蔡师傅,我们是不是吃完晚饭再下?大家都饿了吧?”

  这盘棋本来是可以和的,但一来蔡玉光此时已失去平常心,二来他被许银川的韧性战胜了,最后他输了。

  许银川说,他之所以能在强手如云的广东省象棋队站稳脚跟,首先得益于他丰富的实战经验,包括扎实的残局功夫。

  1993年,许银川17岁时拿了他的第一个全国冠军,他没有食言:他一回广州,就和一个朋友专程驱车赶了8个小时路程回汕头,把那座金光闪闪的冠军奖杯送给了章汉强。

  战友情  

  许银川第三个要感激的人是吕钦。许银川1987年进广东省棋队,那时吕钦早已是全国冠军,被誉为“羊城少帅”。许银川说,站在他面前,1.65米的吕钦显得那样高大,像一座山一样,不过,他决心要逾越他。

  许银川“逾越这座山”花了6年。从90年代开始,许银川渐渐感到他处于十分尴尬的境地:按“辈分”,吕钦不仅是他的师兄,而且是他的师傅———吕钦当时就身兼棋队教练一职;但在象棋的角逐场上,吕钦已成为他主要的对手。“在全国个人赛还好说,因为那是累计积分的;然而在一些杯赛上就糟了,我常常会在最后决赛中和吕钦相遇。而最糟糕的是,因为我和吕钦一同来自广东棋队,主办者还特地把我们安排在一个宾馆房间。”

  “那有何不妥?”我问。“唉!棋手在决赛前一天,都会拆一拆对手的棋,研究一下应对手段。可是,你想一想,对手就坐在你面前,你怎么能摆出他的棋来!”

  1997年在上海举行的王位赛,许、吕二人就碰到这种场面。晚上吃过饭,许、吕回到房间,两个人分别躺在自己的床上,各自“心怀鬼胎”,眼睁睁地望着天花板,一望就是几个小时。

  “你在想什么?”我问。“想对手的棋———在我的脑袋里,演示着吕钦一盘盘的对局。”许银川苦笑道。有时候两人的目光会不约而同碰上,但立刻就会闪开。几个小时过后,吕钦站起身,许银川目光一直追随着他身影,结果吕钦去倒了两杯茶,其中一杯递给了他……“人们往往误会:以为我和吕钦之间常常会让棋———这是没有的事!包括这一次:并不是吕钦倒一杯茶给我我就会将冠军拱手相让。反过来吕钦也一样,他和我在比赛中从来都是真刀真枪地干。”

  虽然近年来许银川拿的冠军或许比吕钦多一些,但许银川一直深深敬重自己这位师兄。从1997年开始,有人搞了一个华南———华东象棋对抗赛,华南队出吕(钦)、许(银川)两人,华东队出胡(荣华)、徐(天红)两人,至今举行四届了,四届都是华南队捧杯,但主要功臣一直是吕钦,因为他胜多负少,而许银川则胜少负多。每一次拿奖金的时候,许银川不无愧疚地对吕钦说:“多谢你啦!”吕钦总是拍拍这位比自己高出半个头的师弟:“一世人,两兄弟,别说这个。”

  要说愧疚,对许银川来说还有两个人:河北的阎文清和湖北的胡明。阎文清是非常骁勇善战的一名大师级棋手,胡明是中国象棋的全国女子冠军,长得眉清目秀,还常常在中央电视台的棋道节目客串当主持人。两人相识相恋多年,胡明多年前放出一句话:“等你拿了全国冠军我们就结婚。”但是,在1993年的全国个人赛上,阎文清被许银川一个”弃炮入局”杀得丢盔弃甲,因此与冠军无缘。最惨的是1998年的全国个人赛,阎文清一马当先杀入最后一轮,对手又是许银川,这盘棋他只要和就能拿冠军。比赛前一天晚上,阎文清见人都是笑眯眯的,一脸的春风得意,一副准新郎的模样。对于许银川来说,要赢阎文清实在是于心不忍:七八年了,阎文清一直梦想着“金榜题名时,抱得美人归”。最不忍心的是,原是豆蔻年华的胡明,此时已二十七八了。这一次是他俩最好的机会,再错过的话不知又要等到何年何月。但结果就是这样残酷:许赢了,阎输了。

  许银川终生难忘这样一个镜头:在裁判宣布结果的时候,一直站在旁边观战的胡明即刻掩面而去,阎文清面对棋盘,泥塑木雕一般,好久好久都有些神志不清……

  “在胡明离开时投向我的一瞥令我不寒而栗,她似乎是希望我立时从地球上消失。两人至今未婚。”许银川非常痛苦地对我说,“难得的是,我们还是好朋友:过后两人对我还是很友善。”  

  儿女情

  许银川第四个要感激的人是他的女朋友、恋人文静。

  在文静之前,许银川曾谈过一个女朋友,是外省棋队的。我问及此事,许银川说,还是不谈吧,对她不好,既然事情已经过去了。

  文静也是广东象棋队的,来自乐昌市。对两人关系,许银川以“日久生情”来概括。1997年的一个夏夜,棋队里只剩下许、文二人,许还在专心拆棋,这时从身后递过来一张小纸条,许打开一看,有一行字:“你喜欢我吗?”许看了半天,竟一时反应不过来。身后“乒乓”一声响,文静已经站起了身,一阵风似的走了。望着她匆匆离去的背影,许银川才恍然大悟……过了两天,棋队训练完了,临走之前,许银川悄悄对文静说:“今晚7点我们在球场见。”

  文静那双漂亮的大眼睛一下子放出了光彩,她脸红了,像只蝴蝶似的飞了出去……“我喜欢文静,因为我觉得她很适合我,将来会是一个贤妻良母。”许银川如是说,“其实我们之间并没有什么一波三折、更没有什么铭心刻骨的爱情故事,很平凡。”当两人确定关系后,许银川忽然发现,他的生活一下子改变了:每一次他出外比赛,文静一早就来到他宿舍房间,为他打点行装;比赛前一晚,会给他手机发个信息,叫他早点睡;比赛当天,从遥远的广州,会给他打来一个“morningcall”,叫他起床;前年许银川参加第6届世界象棋锦标赛,文静陪他一起飞到上海,第5轮许银川与中国台北的吴贵临对弈,从早上8点一直激战到下午3点,按象棋的比赛规则,棋未下完,中午是不能封盘的,就是说,棋手也不能吃午饭。当时其他的对局早在午饭前都结束了,偌大一个比赛大厅,只有许、吴一盘棋仍在进行。文静就这样,在许银川身边一直默默站着,站了7个小时!结果从此以后,在漫长的赛期里,许银川参加的每场比赛,他都会感觉到文静就站在他背后,并且嗅到从她身上飘来的芬芳气息……

  “文静也是个女孩子,她也喜欢漂亮,喜欢逛街,喜欢买衣服。但她知道我不喜欢去,所以她也不会叫我去。她就一个人去,还帮我买(衣服)———真的,文静很适合我。”许银川又一次重复这句话。

  ·刘之以·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