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平安是福 顾东的博客

买车买房买保险!投资储蓄信用卡!金融服务一账通!消费兑奖万里通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买车买房买保险!投资储蓄信用卡!金融服务一账通!消费兑奖万里通!来自平安!我是顾东!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转载】匏尊壶赏析  

2016-03-25 20:50:22|  分类: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盛世吉祥《匏尊壶赏析》

    在中国文化史上,最受人们喜爱的苏东坡,有两把涉及他的紫砂壶,一把是东坡提梁壶,一把是匏尊壶。这两把壶跟喜爱苏东坡又喜欢紫砂壶的朋友结下了千年之缘。但说提梁壶的多,说匏尊壶的少。        



匏(páo)是个会意字。许慎《说文》中记载:“从包从瓠(hù)。包,取其可包藏物也”。意思是匏是“瓠”选取“瓠”字形体的一部分“夸”,与“包”会合成义。意思是葫芦的一种,即瓠瓜,又名匏瓜。其称呼和果实的形狀有关。晒干之后可当涉水的交通工具,从中剖开亦可做盛水的容器。李时珍《本草纲目》记载:“长瓠、悬瓠、壶芦、瓠瓜、蒲芦,名状不一,其实一类各色也”。“后世以长如越瓜,首尾如一项短大腹 者为瓠;无柄而圆大形扁者为匏,匏之有短柄大腹者为壶,壶之细腰者为葫芦”。意思是说匏和瓠其实都是葫芦的不同品种,瓠瓜为长形状如冬瓜,但形体比冬瓜大;匏瓜为圆形。瓠瓜不仅可以食用药用,更是传统的生活器具,用途极为广泛,我们今天用的瓢就是瓠剖而成的。匏,是一种圆大而扁的葫芦,也就是“瓢葫芦”,一般不食用,长成后干匏可做水瓢及饮具(酒具)。匏古代作为盛酒器具,尊也是古代一种盛酒器具或礼器。《 说文》: “尊,酒器也”。 《诗经》说:“酌之用匏”。古代祭天之礼,就是使用瓠瓜制作的酒杯,称为“匏爵”或“匏尊”。匏尊壶取匏天然之形,得匏天然之意。  


    用葫芦做汲水或盛酒之具,这在中国极为普遍。目前农村还有人使用。所以,用这种大众普遍熟悉的物品做原型,创作紫砂壶,是极自然的事情。葫芦本来就是中国画中经常看到的题材,棚架下,垂吊着黄色的葫芦,有一种闲适、自足的农家气氛。这虽然很显浅,但包含着深层的中国文化内涵。


    瓠有一个美妙的名字叫“夜开花”,在越来越浓的夕照中,瓠瓜花便静悄悄地开放了,纯白轻柔,一朵朵的展现在墨绿的瓜叶间。好似披了婚纱的少女,含羞带笑,一片妩媚,难怪结婚称之为“合巹之喜”。 瓠之分合,示男俯女仰之事。古人将一个瓠瓜分成兩瓣瓢,这个瓢就叫做“巹”,由新婚男女分別拿着,再一起献酒,就是“合巹而酳”。《礼记·婚义》所谓“合巹而酳共牢而食”,表示从今往后就在一起吃饭生活了。“合巹而酳”就是现在的喝“交杯酒”。


    但匏就没那么幸运了,在文人那里,这一原型还可以找到更深层次的可以借题发挥的由头。 史记· 天官书》说“匏瓜”是星名,“匏瓜,有青黑星守之。”《尔雅翼》解释道:“天之匏瓜星,一名天鸡,在河鼓东。” 因匏瓜星独在河鼓东没有与之相匹配的,所以才“无匹”, 因此,匏瓜在中国 古代文化中常作为男人无妻的象征。曹植《洛神赋》:“叹匏瓜无匹兮,咏牵牛之独勤”。阮瑀《止欲赋》:“伤匏瓜之无偶,悲织女之独勤。”具有此意。匏瓜,又因其瓜不供食仅于做水瓢,由此引喻人不受重用,不得出仕,或久任微职,不得升迁。《论语·阳货》:“我岂匏瓜也哉!焉能系而不食”,“匏瓜以不食,得系滞一处”。陆游《别曾学士》诗有“匏系不得从,瞻望抱悁悁”的佳句,都是此意。匏有苦叶,孤独无助,苦啊!就像生活一样,悲欢离合,自古难全,从来就是“薄宦匏瓜情久淡”,奈何!苏辙被贬将远行,宋诗人张方平老泪纵横,写诗送别:“可怜萍梗飘浮客,自叹匏瓜老病身。从此空斋挂尘榻,不知重扫待何人?”处事艰辛,安身不易,难免会有瓠瓜之叹。苏轼的命运和兄弟苏辙,又何其相似? 


    而苏东坡又岂止孤独无助、不受重用,还蒙冤入狱,险些送命。从监狱出来后,狼狈的苏东坡,出汴梁,过河南,度淮河,抵黄州,住进一座寺庙,环顾四周一片寂静,举目远近无一个亲戚,连一个朋友也没有。他孤单的像匏尊,凄楚的似匏瓜。这时他喝水、饮酒,用的也恐怕只有那匏瓜做的水瓢。匏尊,难以登堂入室的民用品,在这时走进了苏东坡的生活,化入了他华彩的辞赋创作和他与匏瓜的苦命情缘。一代大文豪苏东坡的黄州生活有“匏尊”相伴,也有和匏瓜相似的命运。匏瓜帮助了苏东坡的苦涩生活,苏东坡也成就了“匏尊”的千载诗话。


苏东坡诗文中确曾提到过匏尊,苏东坡《前赤壁赋》中有“驾一叶之扁舟,举匏尊以相属”的名句。在赞虎跑泉诗中,有“道人不惜阶前水,借与匏尊自在尝”之句。孤寂凄苦生活在黄州的苏东坡,从“乌台诗狱”的灾难中成熟了。他成熟在穷乡僻壤的黄州,成熟于无亲无友的匏尊旁。在那寂寞孤独的成熟中,从苏东坡静谧的灵台,飞出了《念奴娇·赤壁怀古》和前、后《赤壁赋》。苦意的匏尊和天籁的辞赋一同向我们的今天走来。苏东坡以匏尊自况,说白了,大苏在这里发牢骚。由此可见,匏尊壶的命名颇有文化味,此壶可登大雅之堂。


现在有些谈匏尊的文字,硬是把苏东坡与匏尊扯在一起,还编成故事,读来感觉缺乏依据。是否牵强,未经考证,不敢断言。 但匏尊与瓠瓜这两种壶型均来源于葫芦,因此,历代的制壶者在创作这两种壶的时候,正用或反用上述的文化内涵和隐喻,都是可能的。 


苏东坡与匏尊从相遇、相知,又到朝夕相处,他们的命运那么相像、那么和谐,孤寂沉静,且又有成熟后的厚实圆润。紫砂“匏尊”壶的形象,也是这种神色。文人的心是相通的。清代的书画大家陈曼生读懂了苏东坡的黄州生活,品透了匏瓜的苦涩,饱含激情创作了四款以匏瓜为题材的紫砂壶,其中即有“匏壶”一款。在陈曼生设计的十八式中,匏瓜题材竟占了四分之一。当代经典的紫砂“匏尊壶”,就是从陈曼生的“匏壶”走来,浸润着一代又一代艺人的心血升华而来。经典的“匏尊壶”有沉静、掘朴、厚实和圆润的神韵,这韵味是紫砂艺术家从苏东坡黄州生活的神魂中寻觅来的。    



图片


匏瓜壶  清 杨彭年制 高9厘米 口径6.3厘米


陈曼生铭底印『阿曼陀室』,把下印『彭年』。壶身铭:『饮之吉,匏瓜无匹。曼生铭』。


“匏瓜壶”是曼生壶中不多见的一种造型。那壶铭『饮之吉,匏瓜无匹』七字行楷,简洁古朴,含意费解。当年唐云看到这把壶的拓本,才知道此壶原为清代大收藏家吴大澂的藏品。吴大澂是唐云好友吴湖帆的祖辈。这把壶应该是吴家的传家之宝。有一次,“大风堂”的门人、山水画家胡若思在苏州旧货商店看到了这把壶,就自作主张地给唐云买了回来,成了唐云“八壶精舍”中的一件珍品。此壶为什么却流落到市井?唐云感到不可理解。



图片


石匏壶  清  何心舟 高11.5厘米   宽15.5厘米


此壶用紫砂红棕泥制作,砂质细润。身若茄梨,截盖与壶身浑成一体,一捺底,瓜柄钮,长圈把,曲嘴圆韵可爱,嘴唇额头制作精到,别有神趣,倾倒茶汤且不涎水。以暗接手法处理各附件部位,妙若天成。底钤『曼陀华馆』四字方印。



图片


粉彩梅枝纹壶   清  行有恒堂 高9.1厘米   宽10.8厘米 此壶现藏香港茶具文物馆


此把浅黄色的紫砂茗壶,一面以粉彩画梅枝,而另一面则刻有颇长的楷书铭文,无论书法及刻工俱佳。铭文后有『道光己酉,行有恒堂主人(载铨)制』刻款及『安吉(瞿应绍)』、『定郡清赏(载铨)』方印。此壶可谓佳器,可惜壶上并无陶工的名字印款。 


“匏尊”与“瓠瓜”是两种不同的紫砂壶经典壶型。两者的造型均来源于葫芦,但匏尊取形于葫芦中之“匏”(圆大而扁者)制成的饮具,而瓠瓜取形于未经加工的自然态的葫芦中之瓠瓜(项短大腹者)。   


匏尊壶是紫砂壶常见的一种经典款式,匏尊壶是仿照匏瓜做的饮具。传统的匏尊是圆型壶的经典,匏瓜是圆的,匏尊壶的主体也必然是圆的,上乘的匏尊壶讲究纽、嘴、把圆润流畅,一气呵成,这就做到了实至名归。匏尊壶与掇只相似但又有所不同,匏尊壶壶把成圆形,壶嘴成拱形,两者相互协调。壶盖和壶身成圆形,壶盖上有圆球与壶身壶盖相互衬托,特别是壶身成圆筒形,显示出大气美观;紫砂工艺师经常在壶身上刻绘出美丽的字画,为匏尊壶增添了几分儒雅文化,深受人们喜爱。


    匏尊只所以能成为宠壶人心中“永远跌不破的型”,大概是因为匏尊壶的“古拙素雅”与品茗人所追求的“涤净烦嚣,淡泊明志,超世脱俗”的意境最为融洽,更重要的是,惟有匏尊才能真正安慰品茗人“时运不齐,命运多舛”的落寞和无奈。



图片


匏尊壶 顾景舟 高:10.5cm 宽:17.6cm



图片


匏尊壶 底款:『汉棠制陶』 盖款:『徐汉棠制』 把款:『徐』



图片


匏尊壶 裴石民 印鉴:『裴石民』、『石民』 容量:620ml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